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旧评]七叹《南极星》 by niuniu(风维)

七叹《南极星》 by niuniu(风维)


写在前面的话:
鄙人笔拙,或许还有很多《南极星》中表达的感觉没能写出来,又或许有颇多与niuniu原意相左的猜测,但我真的希望niuniu能看到这篇评论。若有尚能联系得上niuniu的朋友,请帮个忙,希望您能将这篇评论给niuniu过目,并指点一二,如能得niuniu大人亲来评鉴那更是感激不尽。小女子在此先谢过。



七叹《南极星》



一叹心折:
Niuniu,作为一个业已退出耽美圈的作者,《南极星》是她出版的最后一部小说,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说,《南》可算是她的封笔之作了。因为“爹爹”而喜爱上niuniu的读者或许不太能接受这部小说的风格,但我觉得《南》是一种成功的尝试,也是niuniu创作之路上一个完满又闪亮的句点。它不仅仅是一部耽美小说,更是一部惹人热泪的“儿女英雄传”,一曲摄人心魄的镇魂歌。更难得的是,绝非niuniu Fans的我并非因强烈喜爱此文中的某一角色而喜爱上这部小说,而是因为整本书散发出的回肠荡气所折服,而在此之前,仅有《天下第一》给我带来过这种感觉。



二叹曲折:
在情节上,《南》算得上是高潮迭起,环环相扣,而秘密也只在最后一刻才揭晓;谁才是真正的叛徒?南槿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厉炜究竟有何秘密?等等的谜题扑面而来,有些谜底甚至是你如何也意想不到的。
但《南》也有一些缺憾的存在,例如我始终不太明白为何苏父会对死去的小六抱着这样决绝的态度,是因为他不知道小六的“钉子”身份,误以为儿子投靠反贼?



三叹立意:
我不愿把《南》仅仅当作耽美小说来看,因为全书描绘的不是儿女情长,而是一种对国家,对普通民众的英雄大爱。或许有人觉得《南》的题材太过沉重,但我却真正为它所震撼,被它所感动,甚至哭泣流泪——而我自然是和大多的80‘s一样不屑于那种将“大爱”抬高的行为的。可是《南》所表现的大爱却着实让人动容,任何一名忠诚的南极星都可以是一段英雄赞歌。“南极星”这个组织才是小说的主角,南极星搭档间的生死友谊才是最主要的,爱情只是一个升华。
即使是苏煌和穆峭笛这对恋人,我也觉得把他们俩连接在一起的首先是南极星搭档之间超越生死的伟大友情、全然的信任以及那一种共同的信念;其次才是爱情。打个或许不太恰当的比方:周总理和邓颖超女士是一对相爱的夫妻,但他们更是革命战友,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首先是革命友谊,其次才是爱情;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之间的爱情不够深,相反,正是有了这种高尚的革命友谊,才使得他们的爱情更深、更烈、更持久、更坚固。(在读《南》之前,我一直对电视里提到的所谓革命伉俪之间的伟大革命友情嗤之以鼻,但现在想来的确是很伟大。)苏穆两人的爱情从某种程度上便像是这样——是爱人,更是同伴!
对于另一对搭档,康舆和魏英杰,很多人似乎都因魏死后康的种种表现而认为他们也是一对。但我觉得并非如此,正如我先前所言,并非只有失去爱侣才会绝望,才会憔悴;失去生死之交的搭档同样会让人绝望憔悴,所以我以为,如果不把康魏二人看作情侣,那么会更符合《南》所想表达的“爱“,而康魏之间的情谊也会显得更加真挚感人。



四叹可悲:
当niuniu揭露出齐奔才是真正的叛徒的时候,我的吃惊绝不亚于苏煌,他曾经是一个那么忠诚的战士,一个那么令人尊敬的组长,这样的他竟然也会背叛?!而他背叛的原因也无非是厌倦了长久的战斗,厌倦了与恋人分离,从而渴望起了家庭、孩子和天伦之乐。
诚然,这些是人人都会渴望的,但他却忘记了——天下未平,何以为家?即使为家,又如何能长乐久安?且不论鱼老贼在利用完他之后是否会杀人灭口,一旦南极星就此被灭,那么在这种内有贼臣把持,外有异族攻扰的环境下,他的家庭真的能享受得到天伦之乐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而他却为了那份根本无法得到的幸福背叛了南极星,为此,他也失去了唯一能得到幸福的途径,同时身败名裂。实在让人可叹可悲。



五叹伤情:
南槿与厉炜则是《南》中最神秘的角色,也正由于他们两人的秘密的公布使得《南》的剧情峰回路转。但在此我只想谈谈他们之间的感情问题。
南槿对厉炜的感情发展一直都让我觉得比较难揣测。起先,他加入紫衣骑并接近厉炜只是一个预先的计划:厉炜是南极星的主要敌人,同时还是杀害他父母兄弟,意图侵占他时代生活的家园的仇人;所以当时他自然是不爱厉炜的。但他却要为了完成整个计划去假装爱慕厉炜,甚至与他发生肉体关系,这是常人无法去想象的极端的痛苦;但从南槿后来的些许表现来看,他虽然觉得厉炜是敌人,但也真真切切得爱上了厉炜(我并不同意那些觉得南槿对厉炜全然是欺骗、利用的说法),可这爱情对南槿而言却是更大的痛苦——爱他、也很他,同时还背负着对家乡、爱人的双重罪恶感,正如他自己所说,这种痛苦“就好象有一簇小小的火焰,一直在你的心头烧着,将五脏六腑慢慢地烧成一块块焦炭,又烫,又疼,又有点麻木……”
至于厉炜,虽然niuniu对他的描写较少,但我觉得他对南槿的爱要比南槿对他的深,我也相信他在还不知道南槿真实身份时说的那句“你才是我最重要的,比我的野心,比我的宏图大志更加重要。”是出自绝对的真心。和南槿相比,他将爱情放得更高,只不过他亦不会放弃野心。而这应该和他自负骄傲的个性有关——他坚信自己有同时拥有江山和美人的能力。
反观南槿,他则把这段感情放在较低的位置,但我觉得这并非是说他对厉炜的感情不深,而是基于两人的不同身份和背负的不同责任:
占据南槿所要保护的家园,将这江山纳入胡人的版图,这就是厉炜的大志。但因为这仅仅是一个愿望(虽然这个愿望很伟大),因此它即使不能实现对厉炜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即这个愿望么有一定要达成必要性),所以他可以把爱情放在高位。而南槿的大志是保卫自己的国家,这是任何一个人都必须去做的,只可成功不可失败!因此他就必须把保卫国家的责任放在第一位。
因此,当真相大白之时,厉炜才会在不杀死南槿对自己毫无好处的情形下选择放过南槿;而南槿则是在暂(“暂”字很重要噢)不杀死厉炜对自己的国家大有好处的情况下才选择不杀死厉炜。(一旦厉炜将来再度对南槿要保护的国家造成巨大威胁,我觉得南槿很有可能会痛下杀手,虽然他之后会郁郁一生。)



六叹番外:
《南》不仅正文出色,两篇番外也同样出彩。
《小六》叙述了少年时期的小六和南槿从相识到分别的过程。由于南槿身份特殊,他一直是以梅树妖小缘的身份在和小六交往,而单纯善良的小六也一直相信着他梅妖的身份。
小缘说冷,就用粗粗的草绳去把附近的一棵梅树缠起来,这样就能让小缘暖和一点了;下雪天精心堆起雪人,小五(即苏煌)、小六和小缘,小缘和小五手拉手靠在一起,因为小缘是有法力的,这样就能保护小五哥哥,小五会很安全……
每每看他说小缘能保护小五,我总是要落泪,这样的孩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死了,但是他的父亲却不知道,还道他是个不孝子孙……
(插花:有人觉得南槿多次对苏煌的庇护纯粹是出于上级对下级的保护,我觉得不尽然,上级对下级的保护的确是有,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因为小六。因为小六说过,小缘是有法力的,能保护小五。而南槿十分珍惜和小六的友情,所以才会如此尽力保护苏煌,不然象他这样的为了国家、为了谋略能牺牲那么多人的个性,绝不会单单因为苏煌是他的下级就如此保护他的。)
《天隐》则是以一个擅长易容的女天隐茯苓为主角的故事。
茯苓是潜伏在厉炜名义上的妻子秦小姐身边的天隐,当秦小姐的父亲所策划的对抗鱼老贼的计划失败后,茯苓和秦小姐在南槿的帮助下逃离了京城,但作为南极星一员的她毅然再度回到京城,并在三角巷一役中牺牲。但看到她尸体的南槿却永远不会知道,眼前这个牺牲了的南极星正是几个时辰前他刚刚送走的女子,他不认识她,他所认得的只是那个柳眉杏眼、娇俏可爱的丫鬟茯苓,那个已经安全远离了京城,将会一直幸福生活着的茯苓……



七叹回味:
在看到《南》尚称得上是欢喜的结局后,我却无法有以往的心满意足。相反,一种难言的情绪郁结在我的心头,脑海中翻腾的不是苏穆二人终能相守的幸福场景,而是牺牲了的小况,被误认为会永远幸福生活的茯苓,纯真却也义无反顾得扛起自己责任的小六,冤死的魏英杰,失去生死相依的搭档却无能为力的康舆,还有定会孤老终身的厉炜和南槿。
苏穆二人在南槿的帮助下离开了风云仍烈的京城,而他们身后,且不说已因牺牲而无法得到幸福的那些人;其他被留下的人,例如南槿,例如康舆,例如众多失去家人的百姓,他们离苏穆已握到手的平凡幸福还有好长一段路,而这段路甚至可能长得永远走不到头……




露透社记者 商籁 2006-4-7完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S

COMMENT FORM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